第六百六十二章斩杀室火猪、女土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六百六十二章斩杀室火猪、女土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六十二章斩杀室火猪、女土蝠

  赵信脚步顿时一顿,五官一阵扭曲,发出一声低吼,带着满腔怒吼消失在陆尘视线。

  陆尘见此哈哈大笑,沐浴在漫天血气里,仿佛一尊杀神,令所有人胆寒。

  “陆尘,你?”胡东来叹声说道。

  “副盟主,如果我不杀他的话,也一定会被他杀死。”陆尘肃然道。

  胡东来闻言沉默下来,因为陆尘说的是实情,以血旗门三长老的性格,有机会的话,一定会杀死他。

  成不弃、常姓老者看向陆尘,与之前有些不用,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陆尘敢杀死血旗门三长老。

  要知道,即便是把他们换到陆尘的位置,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不敢这么做;

  因此,他们很认可陆尘的果决狠辣。

  凤源、金河二人露出悚然之色,血旗门三长老可是与他们同级别的存在,如今竟然被陆尘说杀杀了,手段实在狠辣。

  但陆尘却一脸平静,转而看向祭台另一边,在那里,翼火蛇几人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陆尘冲着他们咧嘴一笑,露出生白的牙齿,持着流淌鲜血的青莲剑走了过去。

  “陆尘,你要干什么?”

  翼火蛇、女土蝠、室火猪三人看着陆尘,嗅到空气里的血气,脸色皆是一变,不禁向后面退了几步。

  “干什么,自然是杀了你们。”陆尘语气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这话却是令翼火蛇三人脸色大变。

  “小子,你以为真的能够杀死我们吗?”室火猪吼道。

  他一脸的怒容,脸的肥肉都在抖动,圆滚滚的手臂扬起,手的戒生刀立刻斩向陆尘。

  “杀了他。”女土蝠尖声说道。

  “陆尘,你能够杀死那血旗门的三长老,那是因为他年老体衰,但室火猪不一样,他无论是体格,还是力量,都对你有压倒性的优势,你死定了。”翼火蛇冷眼盯着陆尘说道。

  祭台之下,金求仲、南宫琴几人都露出冷色,幸灾乐祸的看着陆尘;凤朝歌神色有些复杂;唯独李天纲三人露出担忧,担心室火猪杀死陆尘。

  但陆尘却很平静,面对走来的室火猪,冷冷一笑道:“死肥猪,本少先宰了你的猪头。”

  “小兔崽子,老猪我要把你大卸八块。”室火猪闻言大怒,猪眼尽是怒火,挥动手的戒生刀,劈头盖脸的斩向陆尘。

  陆尘嘿嘿一笑,挥动手的青莲剑,带起一道青光,便是出现在了戒生刀下,随之一声蹦响,戒生刀被青莲剑劈断。

  “什么?”室火猪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满脸愕然的表情。

  “死肥猪,本少这是天级阶宝剑,凭你的破刀,也想杀本少?现在让本少砍下你的猪头吧。”陆尘冷冷一笑,两手握着青莲剑,斩向室火猪的脖子。

  “噗嗤”一声;

  室火猪那硕大的脑袋滚落在了陆尘脚下,被他一脚踢了下去,带起一条长长的鲜血;

  而那肥胖的身躯也随之倒下,鲜血大股大股的喷涌出来,弥漫出浓稠的鲜血味儿。

  看见这一幕的所有人为之愕然。

  “室火猪?”女土蝠花容失色,尖声大叫。

  翼火蛇那张老脸狠狠抽动了一下,毫不犹豫的冲下祭台;

  他丝毫不怀疑留在这里,会步室火猪的后尘。

  “等等我。”女土蝠见此脸蛋一白,也顾不得夺取宝贝了,跟着翼火蛇逃下去,只要离开祭台,她有的是办法弄死陆尘。

  “哪里跑?”

  陆尘见此厉喝一声,挥起青莲剑追了去。

  他此前为了杀死血旗门三长老,已经下了几阶台阶,距离祭台下方仅有二十阶,算不远,因此必须尽快杀死翼火蛇和女土蝠。

  可惜翼火蛇这个老鬼狡猾无,在室火猪被陆尘斩下头颅的那一刻,动身逃跑,女土蝠慢了一拍,反而落后一步。

  因此,陆尘把目标锁定在了女土蝠身,看着她那丰满,充满女人风味儿的身躯,陆尘却是没有一丁点心慈手软的意思,挥出手的青莲剑,劈在女土蝠的背。

  “啊。”女土蝠惨叫一声,那张容貌魅惑的脸蛋变得惨白,向着前方的翼火蛇,发出绝望的呼喊,‘救我。’

  但可惜的是,翼火蛇根本没有停留一下,抛下她下了祭台。

  女土蝠见此张了张嘴,又是发出一声惨叫,鲜艳的嘴唇溢出鲜血,美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绝望,接着“噗通”一声,倒将在了血泊。

  她很不甘心,没有死在州各大势力围剿天魔宫的战役之,却死在了陆尘手。

  陆尘冷笑一声,将她和室火猪的储物戒取走。

  在这时候,已经远离祭台的翼火蛇冲着陆尘吼道:“陆尘,老夫誓要杀你。”

  “老匹夫,有本事你来与本少堂堂正正一战。”陆尘故作挑衅道,三妖之,他最想杀死的是翼火蛇,可惜这老妖太狡猾了。

  “小混蛋,有本事你下来。”翼火蛇阴恻恻的道,‘看老夫不一巴掌将你拍成肉饼。’

  “本少懒得理你。”陆尘一脸无所谓道。

  翼火蛇闻言顿时气得一张老脸铁青,盯着陆尘说不出话来,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陆尘嘿嘿一笑,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然后开始攀登祭台。

  来到这里,他不仅要获得宝物,更想要获得那元灵果、龙血石、阴阳生死丹以及那未知宝物;

  其龙血石和阴阳生死丹是他的必得之物。

  如果是在外界,他根本没有与成不弃、常姓老者、龙姓老者、凤源等人争夺的资格,但在这祭台之,却无法动用灵力,那么也有了陆尘的机会。

  祭台宏大巍峨,散发古朽、蛮荒之气,一方方玉盒悬浮在那半空,好无主之物,等待众人去取。

  那元灵果四物,如桃子一样,等待有人去采摘。

  但看似众人与它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实则却很遥远,因为祭台不仅禁止灵力,还存在强大的重力,仅凭肉身,根本很难走去。

  此时,凤源、成不弃、常姓老者三老已经收起了一两个玉盒。

  至于他们为何没有去收取元灵果四物,那是因为重力太强了,根本很难登徒去。

  算如此,陆尘还是看得出来,他们收取得下面的玉盒依然很吃力,因为无法动用灵力,连储物戒都开不了,还能将玉盒拿在手。

  成不弃曾想将玉盒放在台阶,但没想到玉盒自行悬浮在半空,想要去取,又要花一番功夫。

  忽然,常姓老者“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台阶,膝盖迸溅出鲜血,他痛呼一声,吓得急忙退回来,老脸皆是阴沉之色。。

  他盯着那元灵果、阴阳生死丹,咬着牙齿,眼尽是不甘。

  他有着通天境后期的修为,一身强劲的实力,到了此处,却空无施展之地,真是令人气愤、不甘。

  陆尘看向成不弃、龙姓老者与凤源等人,发现他们还在苦苦支撑。

  虽然无法动用灵力,但毕竟经过长久的修炼,体格要强健一些,修炼了锻炼肉身的功法,更是在这一次占据一定的优势。

  陆尘见此,微微皱眉。

  “周坤,你们之肉身强大的都来。”

  在这时候,胡东来忽然冲着祭台下方的周坤等人喊道。

  周坤、李缺、李天纲等人闻言一愣,旋即恍然大悟过来,脸色都涌将出兴奋之色;

  要知道,他们修为起来胡东来等人,那是大大不如,没想到如今竟然也有争夺宝物的资格了。

  不过,他们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是去帮助胡东来等人,也无法获得像元灵果这样的宝物,但得到一些玉盒,估计也是肯定的事情。

  这对于他们来说,那也是一场机缘。

  “肉身强大的跟我来。”周坤当即说道。

  一半护法越众而出,李天罡、李缺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出来,与周坤一同前往祭台。

  “朝歌,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助凤源长老。”另一边,金求仲见此,也动心了,如此对凤朝歌说,然后深深看了那祭台的陆尘一眼,取出了一根金锏走了出去。

  “小姐?”凤玄看着金求仲的背影,在凤朝歌身边欲言又止。

  “不必管他。”凤朝歌表现得十分平淡,仿佛一点都没有把金求仲挂在心,反而看着那高耸的祭台,说道,‘这祭台不仅限制灵力,还蕴含重力,如果没有强大的体魄,恐怕很难得到那些至宝。’

  “大小姐所言极是,可惜我们带来的人都被那些血骷髅杀死了,否则还真大有可为。”凤玄说道。

  其实他也知道,若非自己一直跟在凤朝歌身边,几乎是看着她长大成人,大耳长老两人早已经将他也抛弃了。

  凤朝歌闻言黛眉微蹙,微微摆手道:“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得不到的话,也没有必要去强求。”

  凤玄闻言整个人一震,略微欠身说道:“小姐所言极是,亏老奴活了大半辈子,却还没有小姐你看得开。”

  “凤老,不是我看得开,而是我不得不看开一些。”凤朝歌略微露出一抹苦笑道。

  凤玄闻言张了张嘴,沉默了下来,他仿佛知道凤朝歌的难处。

  “死胖子,他们都台去抢宝物了,你也去,有机会的话,把陆尘那小子给杀掉。”南宫琴忽然对胖子李园说道。

  “啊。”李园那胖胖的身躯顿时一僵,一脸苦笑道,‘我的姑奶奶,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看着室火猪那鲜血淋漓的尸体,李园不禁肥脸一白,两股打颤起来,他不禁想到,自己估计还没动手,被陆尘砍下脑袋了吧。

  看着祭台那陆尘的身影,李园不禁摸了一下脖子。

  忽然,他感觉耳朵一痛,只见南宫琴一只小手拧着他的肥耳道:“死胖子,你这么贪生怕死吗?”

  “痛死啦痛死啦,琴儿你能不能轻一点?”李园一脸可怜模样道。

  “你去不去?”南宫琴瞪着李园,忽然眼睛一转,嘴角勾起一丝浅笑道,‘如果你能够杀了他,姑奶奶嫁给你了。’

  “真的?”李园两只细小的眼睛顿时放光。

  “姑奶奶我还骗你不成?”南宫琴凶巴巴的瞪着他,说道,‘你说去不去?’

丹师剑宗 https://www.sanjiang.me/Read/490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