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血浊河倒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血浊河倒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愿意付出二十万品灵石,与一柄九品仙剑作为交换,来换回我的命。”

  “哦?二十万品仙石。”

  看来这犬道人倒是个富裕之人,要知道现在陆尘此时的空间戒指也只有仅仅的十万品仙石,不过一柄九品仙剑对陆尘来说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却聊胜于无。

  “对,没错,是二十万品仙石。”

  犬道人以为陆尘动心,声音不由也放高了许多,随即又说道:“当然,这二十万是买我的命的,那一柄九品仙剑当作你保证我在这妖神冢无恙的奖励。”

  “这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陆尘心笑道,他还未见过如此极品的人,明明自己的小命在陆尘手,却还是一副吩咐下人的姿态,来命令陆尘,真是把陆尘给气笑了。

  “那看来你认为你的命很值钱咯?”

  “当然值钱。”犬道人还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好意思,在我看来,你的命分不值,而你身的东西过不久都属于我的”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当然是要斩了你的狗头。”陆尘说完,催使三十三天剑阵,刹那间铺展开来。

  “给我杀!”“该死,陆尘,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犬道人此时也十分愤怒,本以为这陆尘已经动心,可谁知这陆尘突然反水,竟然还是要杀他,让他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他堂堂犬道人也是拥有祖神兵的人,鹿死谁手

  还不一定呢。

  旋即,犬道人役使天道伞,并不发动攻击,而是撑开笼罩在自己周身,像一只乌龟壳一般盖在了他的身。

  陆尘见此汗颜,没想到这犬道人如此之怂,在拥有祖神兵都不敢正面一战,反而当作防御武器龟缩在里面,真是葩。若是被哪位打造这件神兵的祖神得知,非得一指碾碎他不可。

  只见那一柄柄天庚之剑击在了天道伞之发出“嘭嘭嘭”的巨响,并未立即将其刺穿或者是打飞,只是在表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划痕。

  躲在天道伞内的犬道人见天道伞防御力十分惊人,不由大笑道:“哈哈,陆尘,想不到你也这点本事,来,你有本事杀了我啊!”

  “你认为我破不了你这乌龟壳?”

  陆尘收回了天庚剑,平静的看着这柄天道伞,淡淡的说道。“哼,难道你还有什么底牌不成。”犬道人知道眼前这个年亲人潜力非凡,底牌恐怕也是层出不穷,心不由有些打鼓,随即又接着说道:“陆尘,你此退去,我们两从此进水不犯河水,另外,我还在原来

  那个基础再送你一本古册如何?”

  “看来在你心我是个非常贪财的人啊。”陆尘摇头叹道,随即,念头一动,一颗弱水珠从陆尘额前飞了出来,而后瞬间狂涨,犹如一座黑色山岳,弱水在其周围哗啦啦的响动,能腐蚀万物。

  “陆尘,你可知道那古册是一位大人物留下的,是一张古墓葬图!”

  犬道人望着那黑汪汪的弱水,心打鼓,他也不敢确定这天道伞能否抵挡那弱水,所以不断透露消息,不断加码,希望陆尘能此放过他。

  “大人物?古墓葬图?”陆尘并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天道伞内的犬道人。

  “陆尘,我知道得这么多,若你想要的话,把这黑珠子先收起来。”躲在天道伞内的犬道人大声喊道。

  陆尘思索片刻,便把弱水珠收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你若是有半句虚言,可知道后果?”

  “知道,知道。”

  犬道人小心翼翼的收起了天道伞,浮光一转,一本古朴无华的古册出现在他手。

  “这是古册。”犬道人一脸肉痛的递给了陆尘。

  “这触感!”

  陆尘刚触碰到古册,感觉这古册表皮有些异样,至于什么异样陆尘说不出来,只是感觉非常光滑,触摸起来,竟然感觉像是摸到了人肉,更为怪的是体表居然还有温度。

  他定睛一看,面几个他完全看不懂的字,像是一种非常古老晦涩的古语,随后打开,面竟然空无一物,如同无字天书。

  “这是你说的古墓葬图?”陆尘冷眼扫了犬道人一眼。犬道人擦了擦冷汗回答道:“是,这是我很早之前在一处险地所得,面的表皮其实是一块人皮!至于它是否是无字天书……”犬道人说到这又擦了擦头的冷汗,看了看陆尘越来越冰冷的眼神,他低下头咽

  了口口水又接着说道:“我,我其实也不知道它需要如何开启。”

  “果然是人皮,不过这人皮常年能保持温度倒也稀”

  “那你从哪里看出这是一副墓葬图?”陆尘逼视犬道人。

  “是,是因为我在一处壁画发现的。”

  犬道人面色涨红,有些激动,又有些恐惧,他颤声道:“那处壁画面画有大恐怖,里面的人竟然能捉星捕月,一指点碎星球,只手遮天。”

  捉星捕月?一指点碎星球?只手遮天?陆尘不信,要真有那样的人,仙界早已崩塌,更本容不下那种大恐怖,随即冷声对犬道人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忽悠吗?”

  “是真的,千真万确,我发誓,若有半句虚言,必遭五雷轰顶,魂飞魄散。”犬道人面色涨红,有些激动的说道。听到此话的陆尘,陷入了沉思,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世界还有如此的大恐怖,像那种伟岸,恐怕只需要吹口气都能轻易灭了自己。但是犬道人这么一副笃定的样子,又发如此毒誓,想必也有几分可信,

  要知道到了这等境界都不会轻易发誓,发誓并不是说说玩的,这会影响到自己的心魔,从而在你晋升的时候出来吞噬你。但是也不能全信,陆尘又不是小孩,别人说什么相信什么。

  “那这本古册又与之有什么关系?”“这本古册,是那其一位大恐怖在一次大战,被人用战茅钉死在一颗星球,而后被扒了皮做成了此古册。”犬道人十分惶恐,说到后面声音如同蚊子一般,像是怕被那些大恐怖听到,一掌拍死他似的

  。

  “什么!”陆尘惊讶,想不到那种等级的大恐怖竟然被人一矛钉死,那仙茅的主人又是得有多么恐怖?随即陆尘又想到像那种大恐怖自然不会在仙界出现,自己没有什么好怕的。那么问题来了,那种能量等级的生物

  既然不是仙界的产物,那出自何处?难带除了仙界之外还有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世界么?

  “你在何处得到?”

  “一个名为天元空间……”

  “轰隆——”一声巨响,远方,一道绿光冲天而起,直冲云霄,不对,是直冲神殿顶端,那绿光在碰撞神殿顶端时,竟然化作一粒粒的荧光,无穷无尽,像无数的萤火虫一般,照亮了整个神殿。

  “跟我走!”

  陆尘在犬道人身打出一道禁制,将他封印。而后一把抓起他,急速朝绿光方出奔去。

  此时,一团绿色光茧正冲出一柱绿色的光团,扶摇直,一股股暴虐的符力量弥漫整个空间。而在它十丈之外,有一层密不透风的屏障,面波光粼粼,如同一面秋水。

  “天极眼,给我开!”

  站在屏障的妖神大喝一声,两眼爆射出两道水缸粗的光束。

  “嗡嗡——”

  那两道光束在击那面屏障时,竟然融入了进去,本是如同秋水般波光粼粼的屏障,在被光束击后,剧烈震荡,像是一块巨石落入幽谭,激起漫天水花。

  “嗡嗡嗡——”屏障“嗡”的震出一道残影,又是两道光束飞来,击在屏障之。

  “前辈,我来助你。”天蚁人与白鼠道人把受伤的天毒人制服后,此时赶来相助。

  “我也来!”陆尘此时也已经赶到,打出一道五颜六色的光束让屏障顿时陷入抖动的状态。

  嗡嗡嗡——屏障不断抖动出残影,像是随时都可能会爆开一般。

  “再加把劲!”妖神大声喊道,所有人都拼尽全力施展全身解数,打在了壁障之。

  “轰——”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屏障炸裂开来,天蚁人与白鼠道人都被冲出来的热浪掀飞。陆尘打出孔雀屏障抵挡,这才没有如同两人那般狼狈,而妖神不借助任何外力,笔直的站在原地,不动如山。这也说明

  了祖仙与祖神境强者之间的差距。

  “妖神前辈,这是?”陆尘望着前方的大茧问道。

  “她已经把祖神晶快要全面破开了。”妖神目光如炬,眼星光闪烁。

  “那还阻止的了吗?”天蚁人问道。他知道无论凤夫人成功与否,她都是赢的一方,凤夫人若是成功,那么她是成为无祖神,若是失败,祖神晶爆开,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妖神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沉默片刻,他徐徐说道:“我也不知,没有人能一举将祖神晶炼化,若是有人尝试,祖神晶的力量会他活活给撑爆,但,凤夫人不同,她是这座神殿的器灵,所以这是

  一个变数”

  “那我们该怎么办?”白鼠道人问道。

  “等。”回答他的只有一个字。

  “恐怕我们是等不及了,你们看那!”天蚁人大叫。

  只见那血浊河河已经完全对准了神殿门口,像是随时都要倒灌进来,那滚滚血水,散发着浓郁恶臭味儿,让人不禁想要呕吐。

  “也许只要杀了她,这血浊河会自动回归。”白鼠道人目露寒光。

  “我来!”天蚁人大喝一声,豪气十足。

  “不用,不是有两个废物么,让他们去”妖神伸出食指凭空一点,解开了天毒人与犬道人身的禁制。

  “妖神前辈,我们实力低微,让我们去怕是会误了大事。”二人没有因为解开禁制感到开心,因为那绿茧充满了不确定性,去很可能是一个送死。

  “少废话,我让你们去去,再多说一个字给我死。”妖神皱眉道。

  冰冷的声音传到两人耳,让两人面露死灰,如今沦为阶下囚,祖神器都被夺不说,连生命都不能自己掌控,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呢?

  “轰轰——”

  远处的血浊河已然开始倾斜,无尽的血水奔涌,溅起多多浪花,数不清的尸骨在其沉浮……

  “哗啦啦——”“快点,再磨叽,本座一掌劈死你!”妖神冷喝,扬起大手,掌光辉闪烁,有着规则符之力。

丹师剑宗 https://www.sanjiang.me/Read/490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