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望山跑死马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望山跑死马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望山跑死马

  他很想一把把陆子沐提过来,两个人骑乘一匹马。



  但是马力也有限,两个人骑一匹,最终速度只会更慢。



  所以,他只能耐心的鼓励这个侄儿。



  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子,自己做大伯的不能逼他太狠。



  本来这侄儿性格就软弱,若是再逼他,只怕会让他更怯懦。



  眼看着江凝雨、云飞扬等人都驾马远去,陆天名反而不着急了。



  所谓得之吾幸,失之吾命。



  得不到的,就不要强求了。



  这大概就是他们陆家的命。



  陆天名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打算。



  如果这一趟江凝雨和云飞扬两人都能突破托月境,那么他们陆家就主动从陆云城搬走。



  与其和这两家争来争去,打生打死。



  不如自家人离开这是非之地,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居乐业。



  他已经累了,不想去折腾,更不想看到自家人死去。



  这两年来,自家的子弟神秘失踪了好几个,自己都没能找到缘由。



  只希望离开这是非之地,能够保全他们陆家。



  “陆伯父!”



  一个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



  陆天名回头一看,只见是一个身材矮壮的青年。



  “原来是天名贤侄,你也要去那边看看吗?”



  陆天名冲他礼貌一笑。



  对方毕竟是自家大儿子陆尘的朋友,而且来自偃月学院,是贵客。



  自己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是啊陆伯父,我们一起吧。”



  天名说着,眼神微不可查的看了陆子沐一眼。



  他心中冷笑。



  这两年来,杀了不少陆家子弟,但都是旁支的、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而已。



  而这一次,他决定做一个大的!



  同伴朱文已经把陆天星带走去对付。



  那自己就要宰了这个胆小如鼠的陆子沐。



  陆家年轻一辈,除去陆尘,就只有陆天星和这个陆子沐拿得出手。



  现在自己和朱文一人干掉一个。



  等到那陆尘将来回来,只怕会痛苦的哭天抢地吧。



  哈哈。



  得罪了我们剑门门主穆陆,你陆尘还想好?



  不弄得你家破人亡,就显不出我们剑门的威名!



  天名心头恶毒阴笑。



  陆天名看着他老实憨厚的脸,无论如何都想不到:



  这个矮壮的好似耕地农民的青年,内心深处竟是如此奸诈可怕!



  “陆伯父,我们快走吧,江家和明家的人都走远了。”



  天名催促一声。"



  "有句话叫:望山跑死马。



  别看那白日流星坠落的地方看起来近,实际上却相当之远。



  陆尘他们没想去凑热闹,而陆云城正好和那森陆是相反的方向。



  一天时间过去,他们露宿在平原之上。



  晚上风声呼啸。



  一夜在修炼中和寒风对抗渡过。



  第二天,陆尘他们继续赶路。



  大概到了下午,平原上的人就多了起来。



  几乎每走一段路,就会遇到有人驾马反向疾行而来。



  陆天星道:“哥,看他们都是往那森陆奔去,我们要不要也过去。”



  陆尘笑了一声,道:“要反悔的话,咱们应该早点反悔。



  现在赶过去可就迟了。



  而且我不觉得那边有什么好东西,咱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陆天星却还有些犹豫。



  看到一行又一行的人马和他们反向而过,他心里便不平静。



  而且大家都露出很诧异不解的眼光看着他们,这就更让他觉得不舒服。



  这给他一种感觉。



  好像如果不跟着大家一起走,自己就会失掉什么东西似的。



  怀着这样的心情,陆天星的速度不由自主的放慢。



  陆尘催了几次,都没有用处。



  索性也就不管了。



  按照他的估计,再过一晚,应该就可以抵达陆云城。



  “驾,驾!”



  远处传来清脆的呼啸声。



  马蹄声很快就靠近过来。



  陆尘定睛一瞧,表情倏地一变,脱口叫道:“小兰?”



  “什么?江凝雨!”



  陆天星面色刷的一沉,看着江凝雨和江世豪驾马靠近。



  “陆尘!”



  江世豪和江凝雨脸色同时一变。



  没想到四年未归的陆尘,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他回来干什么?”



  江世豪低声惊呼,心头突然有些忐忑起来。



  这位可是他们陆云城最杰出的天才。



  四年过去,只怕他现在也已经是托月境九重了。



  如此强大的天才归来,自己怎么应对?



  “回来了正好!”



  江凝雨暗道。



  对她来讲,自己和陆尘并没有什么感情。



  青梅竹马又如何?



  父亲和母亲不也是青梅竹马么。



  可是到头来,父亲还不是将母亲抛在小村庄,一个人来到了陆云城。



  直到自己六岁的时候,父亲才将自己接到陆云城。



  而母亲,在三年前就已经病死了。



  如果不是姥姥和姥爷,自己只怕在那小村庄中就已经死去。



  所以,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她眼里都是狗屁。



  还不如一本功法秘籍值钱!



  父母他们相交的时间,不比自己和陆尘更长?



  可是,父亲在母亲死后,并没有多少悲伤。



  甚至于,在母亲没死的时候,父亲就已经在陆云城娶了二房。



  于江凝雨来讲,她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明白。



  一个人要想活着,靠的是自己!



  尤其是女人,更应该靠自己。



  而不应该和母亲那般,倚靠一个男人。



  为了等待那个男人归来,相思成疾,最终死去。



  何其悲哉?



  自己绝对不能沦落成那样!



  所以,她从来都不曾以陆尘的未婚妻自居过。



  小时候和陆尘玩耍,甚至住在陆尘家里,只是因为不想和父亲呆在一起而已。



  她在寻找一个机会,能够自己独立,离开陆云城的机会。



  终于,两年前的流星雨,给了她这个机会。



  她已经做好了打算。



  此次陆云之战,自己只要为江家取得第一名,就算是了结了父亲和自己这一世的缘分。



  之后,便找个宗门加入,永远不会回来陆云城半步。



  这个地方,终将要在她的记忆中尘封。



  没有人是值得她怀念的。



  至于陆尘,没有遇到的话就罢了。



  既然这次遇到,自己就和他把话说清楚。



  “陆尘。”



  江凝雨驾马来到近处,打量了一下陆尘,发现陆尘的修为竟只是托月境四重。



  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忽然忘掉了自己要说的话。



  而是道:“你的修为怎么这么低?”



  “江凝雨,你住口!”



  陆天星大骂:“狼心狗肺的女人,和你爹赶快滚,不要在眼前恶心我们。”



  江世豪面色一沉,冷声道:“贤侄,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你爹是怎么教育你的?”



  “哈哈。”



  陆天星嗤笑:“我还想问你爹是怎么教育你的,竟把你教育的没有一点儿良心!”



  “放肆!”



  江世豪托月境的气势勃发,带起阵阵狂风。



  陆天星身子一晃,从马上跌落。



  他的嘴角溢出鲜血,惊恐的看着江世豪。



  突然间,他有些后悔起来,暗骂自己太过冲动。



  江世豪如果现在要杀了他们,他们可没有一点儿反抗之力啊。



  “阿星!”



  陆尘连忙跃下马,将陆天星挡在身后。



  他看着江世豪,道:“江叔,我弟弟年纪小,说话冲撞了您,还望您恕罪。”



  “嗯,还是陆尘贤侄懂事,这才算是个人话。”



  江世豪微微抚着短须。



  他打量着陆尘,脸上露出淡淡的讥笑。



  当年陆云城不可一世的天才,现如今却不过是托月境四重而已。



  连他弟弟陆天星都不如。



  没有赶上两年前的流星雨,这天才也不过如此。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最天才,而且最有机缘。



  江世豪为自己的女儿自豪!



  可惜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么辛苦的修炼,却只是为了早日离开他而已。



  薄情之人的女儿,也终究是薄情之人。



  一代传一代!



  “江叔,看你们还忙着赶路,小侄们就告退了。



  改日,再去江叔府上拜会。”



  陆尘对江世豪拱着手。



  看着他好像恭敬有加,但实际上,他已经暗暗调用了五行戒指里的冰晶。



  长剑也已经准备好,就等着和江世豪拼命。



  甚至他还看了江凝雨一眼,希望江凝雨念着他们小时候的情分,能够劝阻她父亲不要出手。



  毕竟实力差距悬殊,就算自己能逃,弟弟却逃不掉。



  所以,不得不委曲求全。



  江凝雨注意到了陆尘的目光,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表情。



  这时候,孟乐山已经将陆天星扶到马上。



  陆尘脚下暗暗踢了踢土,意思是让他们两人先走。



  孟乐山会意,带着陆天星驾马奔行。



  但是很快,他们又折返回来。



  陆天星惊声道:“哥,云飞扬和云岩沛正往这边过来,我们快走。”



  “什么?!”



  陆尘一惊,暗暗叫苦。



  眼前这江世豪和江凝雨自己都应付不过来,再来这两人,他们岂不是没有了活路。



  如果说江家父女还不一定会出手杀他们。



  那么明家父子,和他们陆家是三代仇怨,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走!”



  陆尘立刻倒退着跃上马,就要和陆天星一起逃开。



  “贤侄不要怕,有江叔和你小兰姐在,就不会让他们伤了你一根毫毛!”



  江世豪忽然驾马拦住陆尘他们。



  他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陆天星,道:“贤侄,你骂了我,我却不计前嫌,要出手救你们。



  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表达一下你的诚意,或是歉意?”



  “你!”



  陆天星脸色铁青,气的浑身发抖。



  噗!



  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一晃,差点又从马上摔下。"



  "陆尘连忙将弟弟扶住。



  对江世豪道:“多谢江叔不计前嫌,刚刚是我弟弟错了,我代弟弟向您道歉。”



  “我要他说。”



  江世豪面带微笑。



  陆天星强忍着怒气,低声道:“是我错了,希望江叔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声音太小了,我没有听到。”



  江世豪作势把耳朵凑过来。



  陆天星大声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说江叔狼心狗肺。



  江叔义薄云天,情义无双,是我辈楷模。”



  “过了,说的太夸张啦!”



  江世豪哈哈一笑。



丹师剑宗 https://www.sanjiang.me/Read/490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