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不配为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不配为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不配为师

  只怕,她也会离我爹而去。”



  玄羽门长老沉默半晌,道:“人各有命!



  炎儿,说了这么多,你是打算在家里陪着你爹吗?



  如果你要陪着,我也尊重你的选择。



  就让咱们这师徒缘分,就停留在这五日吧。”



  “不!”



  江心炎忙道:“师父,我要和你去玄羽门。



  若是和我爹在一起,终究也会因为寿命而分别,不如现在就分别。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去给我妹妹道别一声。



  在娘胎的时候,她因为我受了伤。



  我能够长这么大,全部都是用了我妹妹的命。



  所以,我必须见她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那长老觉得江心炎说的太夸张了。



  他妹妹又不是快要死了,怎么能说最后一面?



  不过当长老见到了江心月,就知道江心炎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看这女孩的样子,恐怕她真的活不过十八岁。



  此时,江心月就在陆家。



  她坐在陆家演武场的角落,眨着大眼睛,专注地看着陆尘舞剑。



  "一处遥远的山峰之上。



  这里人迹罕至,甚至连动物都没有。



  远远望去,如同一片死地。



  天空中突然飞过两个身影。



  如果陆尘他们在这里,就会发现:



  这两人,一个是道姑,一个是孟小曼。



  就见道姑带着孟小曼落下,开心道:“师哥,成了!



  这女娃天赋异禀,九星天赋根骨,灵魂力更是超乎想象的强大。



  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她形成双生魂呢。”



  道姑一边说着,露出好像小女生一样的开心笑容。



  她把孟小曼送到山洞前,摆出表功的样子。



  “好师妹!”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漆黑的山洞中传出。



  紧跟着,就看到一道淡淡虚无的影子,从山洞中缓缓飘出。



  这影子飘在了孟小曼的头顶,慢慢旋转,最终完全进入孟小曼脑中。



  “挺别扭。”



  孟小曼道。



  道姑捂着嘴唇轻笑:“师哥变成小女孩,当然别扭了。



  不过没关系,等师哥养好身子,就可以去接收她哥哥孟乐山。



  只要夺舍了孟乐山,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她哥哥?”



  孟小曼皱眉:“你没把他怎么样吧。”



  道姑笑道:“当然没有了,只是打了他一巴掌而已。



  师哥你就放心吧,你想的我都知道,所以我也没有把他抓来。



  如果下了狠手,女娃娃的灵魂肯定极度排斥,影响师哥你吸收。”



  “筝儿,你知道师哥最喜欢你什么?



  最喜欢你善解人意,时时刻刻都为师哥着想。



  师哥保证,等师哥恢复实力,一定娶你!”



  孟小曼一边说着,右手挽住了道姑的肩膀。



  道姑含羞一笑,嗔道:“师哥……”



  两人你侬我侬。



  还好这里荒无人烟,要是被人看到,绝对会惊得眼睛爆炸。



  一个女孩抱住一个中年道姑,相互间还在讲着情话。



  匪夷所思!



  “筝儿,让开点,我先算一卦。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心神不宁。”



  孟小曼皱着眉头。



  她右手在山洞处一抓,就看到一支笔落到手中。



  接着,她用笔在空中对着地面划拉。



  唰唰唰。



  一个人名出现:萧行一。



  接着,又一个人名:芮筝。



  两个名字居于左右。



  随后又是两个名字出现在上下:孟小曼、孟乐山。



  “灯来!”



  孟小曼,不,应该说是萧行一右手一抓,从山洞中抓出一盏琉璃灯。



  就见他将琉璃灯放在四个名字中间。



  唰唰唰。



  琉璃灯忽然开始转动。



  萧行一立刻盘腿坐下,默默念咒。



  随着他念咒速度提升,琉璃灯转动速度也提升,灯花也越来越亮。



  一个时尘缓缓流逝。



  萧行一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终于,他一口鲜血喷出。



  哗!



  鲜血全部淋在了琉璃灯上。



  轰。



  一股气劲从琉璃灯上勃发而出,掀起四周尘烟。



  待得尘烟落尽,萧行一看向那四个名字。



  “不可能!”



  萧行一一声尖叫。



  道姑芮筝立刻冲了上去,惊道:“我们的名字怎么不见了?



  师哥,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会死吗?”



  “别说话!”



  萧行一大喝。



  他死死地盯着地面,那里除了孟乐山和孟小曼的名字之外,别无他物。



  “不可能,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给我丹药,让我恢复状态,我再算一次!”



  萧行一不信邪。



  一夜过去,他休息足够,便又开始算卦。



  这一次,如他所愿,萧行一和芮筝的名字还在,反倒是孟乐山和孟小曼的名字消失了。



  “正当如此!”



  萧行一松了口气,大喜道。



  芮筝也立刻过来同喜,师兄妹二人又你侬我侬,欢天喜地。



  但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孟乐山和孟小曼的名字并不是彻底消失,相反还有痕迹。



  而他们更没有看到,在琉璃灯下,突兀的多了一柄小剑的痕迹。



  再仔细瞧去,便会发现,那小剑左侧和右侧,都有细微的尘土。



  尘土正好凝聚成两个字:陆、尘!



  哗。



  山上突然刮起了风,尘土散开,再无字迹,只有琉璃灯和琉璃灯下的小剑痕迹。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舒服的风了。”



  萧行一脸上露出陶醉。



  自从他双魂被灭之后,苟延残喘至今,还是第一次拥有肉体。



  终于可以触摸到风,岂能不开心到呻吟?



  ……



  陆云城。



  当孟乐山给陆尘他们告别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简单的告别,竟能影响千万里之外的卦象。



  目送孟乐山离去,陆尘他们返回陆家。



  微微了解了一下陆云之战,偃月学院长老左丘和陆尘来到了演武场。



  他道:“陆尘,之前你攻击江世豪,剑法不错,我想看看你的全套剑法。”



  “好。”



  陆尘应声,立刻使出无相霸剑术。



  左丘长老微微皱眉。



  这剑法好像和自己之前见到的不同,这小家伙竟是换了一套剑法!



  如此藏着掖着,也想得到自己的指点?



  你对我没有信任,我便也不会对你用心。



  左丘长老如此想着,已经没有了收陆尘为徒的意思。



  但是,当他看到陆尘的无相霸剑术越来越快的时候,他悚然震惊。



  这真的只是黄级中阶的无相霸剑术吗?



  只见陆尘挥剑中,身形纵跃,如同踩在云端。



  他的剑刺出时抖动,飘忽不定。



  收剑时利落,如云掩于高山之后。



  哗!



  天地间灵气流动,一些水雾在空中凝聚。



  左丘长老感觉眼前好像都花了,雾蒙蒙一片。



  刷!



  陆尘忽然收剑,站立不动,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几乎每一次用剑,他都会有所得。



  这一次在左丘长老面前尽情的舞剑,让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触摸到了什么瓶颈。



  若是打破了瓶颈,只怕自己的剑法会更上一层楼。



  “化境!”



  左丘长老震惊道:“没想到你居然能把无相霸剑术修炼到化境。



  这份剑道悟性,我做不了你的师父。”



  他一声赞叹。



  虽说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将无相霸剑术修炼到化境并不难。



  毕竟无相霸剑术只是黄级中阶武技,对自己来讲,那是低端剑法。



  但是自己什么年纪,什么修为,怎么能和陆尘做比较?



  一个托月境四重的十六岁小家伙,竟是将无相霸剑术修炼到化境。



  这份剑道天赋,十足十的出类拔萃!



  如果自己主修的是剑法,自己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收他为徒。



  可惜,以自己的剑法水平,还不足以给这小家伙做师父。



  若是因为自己对剑道的浅薄,甚至歪曲的理解,反倒影响了人家陆尘,那就是罪过!



  所以,他想了想道:“陆尘,这段时间,我会给你传授一些修炼上的知识。



  这些知识或许对你有用,或许对你无用。



  因为我并不主修剑道,对剑道领悟不深。



  所以,我不参与你剑道修炼,只引你进入武修的大门。



  至于你进门后能够收获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嗯,如此,你可称我为师叔。”"



  “是,左丘师叔!”



  陆尘立刻拱手躬身。



  左丘笑着点了点头,道:“距离你们陆云之战,还有十五天。



  这十五天内,我每天都会开讲一个时尘。



  到时候,你就和陆少白他们一起过来听讲。



  对了,这里有一瓶通脉丹,你拿去炼化吧。



  相比于云飞扬、江凝雨他们,你的修为还差得太远。



  虽然你剑法远超常人,但是他们两人也有名师指点,只怕会提升的更快。



  剑法上我帮不了你,只能送你通脉丹,让你能够尽量缩短和他们之间的修为差距。



  嗯,就这样子,你修炼吧,我还得去看看陆少白他们。”



  左丘长老说完,丢出一瓶通脉丹,便转身离去。



  “多谢师叔!”



  陆尘毕恭毕敬的躬身。



  对方和自己无亲无故,却愿意送给自己一瓶通脉丹。



  这份情,定当铭记在心!



  目送左丘长老离去,陆尘便立刻返回自己的房间,打算服下通脉丹修炼。



  算上之前自己还存有一枚通脉丹,一共十一枚,足够将自己推上好几个境界。



  再加上小紫府的修为,自己和江凝雨他们的修为差距,几乎可以瞬间拉近。



  “尘儿!”



  一个温柔的声音忽然响起。



  陆尘立刻迎了上去,拜道:“娘!”



  “好孩子,让我好好看看,这些年可吃了苦?”



  母亲赵玉茹将陆尘扶起,抚着孩子的头和脸,眼中滚着一些泪花。



  陆尘忙道:“不吃苦。”



  “还说不吃苦,头发都多长时间没打理了,乱糟糟的,来娘给你梳梳。”



  说着,赵玉茹从怀里就摸出一把梳子。



  她一边梳头,一边和陆尘聊天。



  片刻之后,头发梳好了,赵玉茹道:“尘儿,你两年前怎么不回来?”



  陆尘道:“出了一些事情,不能回来。”



  “没事,娘给你留了一点儿东西,带你去看看。”



  说着,她把陆尘拉到了自己的卧房。



丹师剑宗 https://www.sanjiang.me/Read/490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