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皇榜高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皇榜高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皇榜高手

  自己之前对付紫云明湖的时候,这一式便施展了出来。



  但当时只是随意为之,没有配合特定的招式,威力不够。



  如今学到此招,纯阳剑气的用法就多了百倍。



  威力,也提升了百倍,能杀人于无形。



  第二式,万剑归宗。



  这一式陆尘也用过,便是引动万剑齐飞。



  只是他之前的万剑齐飞没有条理,是乱七八糟的攻击。



  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上威力不足。



  习得此式,万剑齐飞的威力,自然也提升百倍有余。



  第三式,天火流金。



  此式需将天罡心经催动到极致,身上凝出金色的火光剑气。



  这时候手持纯阳剑,便可将金色的天火激射而出。



  此天火威力无穷,而且可以源源不断的流动。



  若是当时领悟此招,陆尘在紫云明湖的紫冥雷火罩中,都可闲庭信步,不怕其火焰烧灼。



  第四式,金阳荡魔。



  此一式是天火流金的另一种施展方式。



  天火流金,防御的时候,可防护全身。



  攻击的时候,可将敌人洞穿,杀伤力无穷。



  金阳荡魔,却是将金色的天火凝聚如烈日。



  烈日当空,诛杀一切邪魔,使任何敌人,都在瞬间消融。



  若以此招对付紫云明湖的紫冥雷火罩,只怕可以将紫冥雷火罩都烧出一个大洞,将紫云明湖也烧成灰烬!



  “后面两式,当真威力无穷,可惜要想领悟到高深境界,怕不容易。”



  陆尘暗暗叹气。



  如果能够迅领悟此两招,再遇到紫云兄妹,自己便可将他们烧成烤全人。



  以回报紫云明湖的雷火罩烧烤。



  只可惜,这只能是自己的一个想象。



  不过也没所谓。



  前面那两式,纯阳剑气和万剑归宗,也相当厉害。



  先将他们领悟到高深境界,自己的战斗力,也会提升到一个极强的地步。



  至少能够在不偷袭的情况下,和紫云兄妹叫板了!



  甚至可能还压紫云明珠一头!



  等陆尘从参悟中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



  屠名刀实力恢复了五成。



  赤目枪皇则将伤势修复大半,实力恢复到二成。



  四方境皇者,因为需要吸纳天地灵气,将其转化为灵力。



  疗伤度虽快,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如赤目枪皇这样的伤势,若不是有崔钰赠送的疗伤丹药,只怕他还得留下后遗症。



  “走吧。接下来屠名刀你来赶路。”



  陆尘命令。



  “是!”



  屠名刀立刻御风而行,将陆尘三人带上。



  他们是四方境皇者,和三角境不同。



  三角境还得可怜兮兮的在地上走,遇到城池还得停下,以示尊重,不敢乱飞。



  但是他们,到了城池想落下便落下,不想落下便飞过。



  度极快!



  不过皇城地界也是极大,以屠名刀的度,三天时间都没能飞到皇城核心。



  “先落脚休息一下。”



  陆尘望向远处,察觉到一股浓烈的灵气波动。



  崔钰道:“我们去那边看看,说不定能让你找到机会突破境界。”



  “嗯。”



  陆尘点头。



  现在他们四人,属陆尘修为最低。



  换言之,他也有最大的提升空间。



  “能让我先恢复实力吗?”



  赤目枪皇忽然弱弱道。



  陆尘道:“等我吸收差不多了,剩下的灵气便是你的。”



  “好吧。”



  赤目枪皇叹气。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



  轰隆!



  泉山的南山脚下,忽然出一声震动。



  咕咕咕。



  一道泉眼突兀的浮现而出。



  但很多在泉山修行的武者们并不以为意。



  因为泉山的特点,便是时刻都会有泉眼出现。



  泉眼中会流出淡淡的灵气,对修行有所帮助。



  不过帮助有限,不算多么强大的修炼秘地。



  因此人不算多。



  可是今天,这个新生的泉眼有些不同。



  一开始依旧细小,灵气清淡。



  但是一天时间过去,此处的灵气便明显的浓郁起来。



  泉山众武修都感知到了这一点,立刻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滚!”



  一声大喝,突然从此泉眼旁传出。



  众人定睛瞧去,只见是一群绝美的女子。



  “太上道的女弟子!”



  有人一眼认出来,惊呼出声。



  在北域,除了皇城城主府之外,最强大的四个宗门,便是太上道、寒月宫、两仪道,炎阳教。



  所有人见到这四个宗门弟子,都得礼敬有加。



  不过皇城中藏龙卧虎。



  有些人不入宗门,却也要比这四个宗门的弟子强大。



  比如皇榜中的前一百,大部分都是皇城地界的土著强者。



  如太上道等宗门,只是过客而已,无法动摇皇城的根基。



  但即便如此,大多数人见到这四个宗门的弟子,还是得避让三分。



  比如现在,现占据此灵泉的,是太上道的女弟子,不少人便立刻后退,不敢和太上道争锋。



  没有后退的,则有六个人。



  皆是皇榜中的高手!



  “看来你们还不服气。”



  太上道中,一个白衣女子上前一步,冷冷出声:“你们六个一起上吧。”



  “哈哈!”



  六人大笑。



  他们六人,最强的,是皇榜第一百四十二。



  最弱的,那也是皇榜第七百三十名。



  以他们六人的实力,哪怕只出一人,便可将这白衣女子打败。



  太上道,很了不起么?



  在你们外界你可以撒野,但是在我们皇城,你就得把高傲的头颅低下!



  “小娘皮,叫什么名字。



  年纪轻轻,倒是挺傲。



  你师姐都不敢站出来,你却要做第一个送死的。



  很自信么?”



  六人中的中年络腮胡子讥讽道。



  白衣女子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我叫江凝雨!



  记住这个名字,它将是你一辈子无法忘却的噩梦。”



  “哦?哈哈哈哈!”



  “好大的口气!”



  “吴兄,你去宰了她。让她知道太上道在我们皇城,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势力而已。”



  “嘿嘿嘿。”



  吴兄就是络腮胡子。



  他阴笑着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江凝雨的娇躯,道:“小娘皮,让我试试你的深浅。”



  “你没有做噩梦的机会了。”



  江凝雨表情变得冷漠无比,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络腮胡子嗤笑:“说什么呢,完全听不懂。是不是想试试我的长短?”



  “死!”



  江凝雨一声厉啸,身形突地窜飞而起。



  一瞬间,她好像融入天地之中,身影变得透明,让人看不真切。



  “什么!?”



  络腮胡子大惊失色。



  没想到对方居然有这样的身法,可以迷惑自己的眼睛。



  哼,也没什么可怕的。



  迷惑眼睛,但我还有精神力。



  以精神力勘破你的奥妙,戳穿的伪装!



  络腮胡子一声大吼,身上气劲轰隆震动。



  想通过此震动,防御对方的攻击。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眉心一痛。



  整个人呆立当场。



  砰!



  倒地而死。



  “你们五个,一起上,不要浪费时间。”



  江凝雨冷冷扫视一圈。



  刚刚还调笑的五人,表情立刻凝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你这是什么剑法?”



  五人中那英俊青年好奇问道。



  “你没资格知道,滚吧。”



  江凝雨冷傲出声。



  她的意思很明显。



  要么战,要么滚。



  别和我说话,我不屑于和你废话!



  英俊青年脸色难看,但终究还是忍住,没有出手。



  五个人齐齐后退,站在远处。



  “师父,请!”



  江凝雨对前面那淡绿色衣衫的女子恭敬道。



  “嗯。”



  女子点了点头,盘腿坐在了灵泉边上。



  她摆了摆手,意思让江凝雨坐在一侧。



  江凝雨听话的走了过来。



  但她并没有坐下,而是微微一笑,道:“师父,不如我们两个比试一场。



  谁若赢了,谁占据此灵泉。”



  “你说什么!?”



  席玉清面色一沉,厉声大喝。



  江凝雨不慌不忙,笑道:“我是说,咱们比试一场。



  虽说是师徒,但也要分出胜负,不是么?



  所谓太上忘情,忘父子情、忘男女情、忘师徒情。



  这不都是师父教给我的么?



  现在,我江凝雨,请师父和我战上一场!



  若是师父赢了,我当场自尽。



  若是我赢了,这一支队伍,便是我江凝雨的!



  师父,敢么?”



  席玉清震撼无言,身子因为愤怒而抖。



  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就这样对待自己?



  教的好,教的好啊。



  教出来一个白眼狼!



  其实自己早就应该明白,眼前这个女人,要比自己更狠。



  能够在三年时间里,不吃不眠的修炼,到处闯荡险地秘地,不作丝毫休息。



  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



  自己和她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啊。



  而且这个女人,竟说如果输了,她就当场自尽。



  这是将她自己逼上了绝路,破釜沉舟。



  相比之下,自己就没有这样的勇气。



  但是,自己身为师父,也不需要和她比较。



  她提出挑战,愿意去死,那就死罢。



  就当我席玉清这些年的付出,都当是喂了狗!



  本来还想着靠这个天才徒弟,有朝一日帮助自己报仇雪恨。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真是有些太天真了。



  “师父,你那旧"情人"的仇,我会报的。”



  江凝雨嘴角微微翘起,声音直刺人心。



  席玉清身子猛地一震。



  她没有料到,这件事情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给江凝雨说,江凝雨怎么知道的?



  “你胡说什么!”



  席玉清厉喝。



  江凝雨淡淡道:“师父,您的所作所为,这些年我都看在眼里。



  只有了解您的可悲,我才能够顺利忘情。



  师父,我忠告您一句,不要再想着那旧"qing ren"了。



  断了其情,您可更进一步。



  哪会像现在这样,修为禁锢不动,战斗力也日益衰减。



  可怜,可悲,可叹!”



  江凝雨声音淡淡,但是却诛心!



  “我杀了你!”



  席玉清狂怒大吼,三千青丝在脑后炸起。



  若是头可杀人,只怕她要用头将江凝雨扎死!



  江凝雨讥讽一笑。



  随便几句话,便可让你恼羞成怒,真是可怜的女人。



  越是了解你,越是觉得你可怜。



  能有我这样出色的徒弟,应该是你这辈子最成功的一件事了。



  所以,就让你输的不是那么惨好了。



  江凝雨微微后退,避让席玉清的攻击。



丹师剑宗 https://www.sanjiang.me/Read/490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