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七十九章 层出不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两千二百七十九章 层出不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两千二百七十九章 层出不穷



  如果陆尘胜,他们要直接亏四十万玄晶。



  都是因为评估错了陆尘的实力,导致赔率过大。



  “这小子太过奸诈,摆明了上来坑我们比武场。”



  “此战若是他胜,只怕我们几个都要倒霉。”



  “那就不要让他得胜!”



  一个细眼的中年人阴狠道。



  其他人都惊得看了他一眼。



  细眼中年道:“怎么,你们想要背黑锅?”



  其他人连忙摇头。



  一人道:“我们先静观其变。许益毕竟也是天才,说不定能够翻盘。”



  “嗯。但如果局势不妙,我们一起催动阵法。”



  细眼中年嘱咐道。



  众人齐齐点头。



  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四十万玄晶的亏损,他们肯定没有能力还上。



  所以,必须要让许益获胜。



  好在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他们比武场早有准备。



  那比武台上的阵法,一方面可以防止里面的战斗余波逸散出去,伤到外人。



  一方面,也藏了暗招。



  暗招启动,便可调动阵法中的攻击。



  但若非紧急情况,不可轻易动用。



  此时包括细眼中年在内,大家嘴上说的狠,实际上都不愿意动用。



  只希望许益不要大家失望。



  比武台上。



  许益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一开始的剑气风暴,自己被暗算。



  之后的剑气风暴对抗,自己又没有镇压陆尘。



  以自己的修为,这已经是算是失败了。



  现在自己使出更强的风暴之剑神通,结果反而被陆尘的风雷之剑气势碾压。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自己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屈辱。



  被一个新来的区区虚空境三重,欺负到了这样的地步。



  “你这是逼我。”



  许益一个字一个字吐出,咬牙切齿。



  咔咔咔。



  一声声奇怪的脆响响起。



  众人发出惊呼声。



  就看到许益的风暴之剑上,生出了一层层的寒冰。



  这是寒冰风暴,同样是十分契合的两种属性。



  试想一下在寒冰中,冷风如刀,可以将人的肌肤切割。



  寒冰风暴之剑,并不比风雷之剑弱多少。



  外加上许益的修为要比陆尘高出三重。



  “不愧是许益!”



  “押他果然没错。”



  “许益,击败陆尘,让他见识到我们老牌强者的厉害。”



  “没错,击碎他的嚣张气焰,不过是一个新人,就敢目无尊长?”



  “目无尊长,你哪门资格算是尊长?”



  昌总管气不过骂道。



  大家乱哄哄叫嚷,也不知道是谁叫骂。



  反正大家都为许益叫好,为他鼓劲加油。



  毕竟他的胜利,关乎大家都利益啊。



  “寒冰?”



  陆尘却是一笑。



  你说你换个其他的属性加持,我还会敬你三分。



  但是你加持寒冰。



  这不是搞笑么?



  我哪怕就是小丹田没有突破虚空境,其中吸收了这么多年的寒冰气息,都足以碾压你。



  现在小丹田已经是虚空境一重。



  “唉,许益师兄……”



  陆尘同情的看着他。



  然后,他的风雷之剑上,也发出咔咔咔的声响。



  寒冰气息,凝聚其上!



  众人错愕。



  崔剑锋和吴执事本来还在为许益大喊助兴,这一下子都卡了壳。



  “怎么……这陆尘居然还掌握了寒冰属性。”



  “三种属性……”



  “风雷冰,三种高阶属性。”



  “他的剑气,如同雷暴天气的绝境。”



  “洪流不可阻挡,许益要输了。”



  众人齐齐哀叹。



  同样也是收起了对陆尘的诅咒。



  他们知道,这样的天才,迟早要踏入凌霄榜。



  谁还敢对其不敬?



  “噗!”



  比武台上,许益一口鲜血喷出。



  他的脸又青又白,脑子发懵。



  自己的寒冰气息可是隐藏了好久的底牌。



  从来没有释放出来过。



  本以为今天释放出来,会引起所有人的震撼,让大家惊叹自己的天赋。



  今天,本应该是自己荣耀加身的一天。



  可是却被陆尘全方位打击。



  自己拥有的风、冰属性,人家陆尘都有,还多了一个雷属性。



  还有天理吗?



  这样的家伙到底是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的。



  你这么天才,还让我们有什么活路?



  “许益师兄,承让。”



  陆尘看着许益,认真道。



  他并不觉得许益还有什么更强大的神通。



  因为这寒冰风暴神通,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也要多亏了许益,要不然自己还无法凝聚出这风雷冰爆剑气神通。



  这许益以他的经验,给自己指明了一条路。



  当然,也是得益于自己本身就对剑气的强大理解。



  若是其他人,就算是在战斗中得到了提醒,也不可能这么快凝聚出来。



  而自己不但做到了,还有留手。



  要知道自己身上的属性,还有五行没有施展。



  若是五行剑气神通施展而出,以五行剑气相互循环加持。



  此神通的威力,估计可以直接将许益炸飞。



  没有施展此神通,一者是没必要,二者也是为了感谢许益这一战给自己的帮助。



  所以他委婉的说出承让,就是让许益认输。



  这样的状态下认输,并不丢人。



  但是许益并不这么想。



  许益感觉自己已经丢人到家了。



  他更是觉得陆尘是在嘲讽自己。



  就听他一声大吼:“你以为赢了?”



  咄!



  许益的嘴里突然喷出一枚玉珠,直取陆尘面门。



  “就是现在。”



  比武场的负责人等,伴随着细眼中年的一声传音厉喝,也齐齐偷偷掐动了阵诀。



  陆尘的想法是等米心怡战胜岳城,好腾出手来帮助自己。



  他却不知道,岳城的想法和他如出一辙。



  岳城在等自家师妹击杀陆尘。



  毕竟不过区区一个江湖客,就算感知敏锐,动作敏捷,他也只是归一境九重而已。



  如何能是师妹这样的托月境一重强者敌手?



  岳城想的当然没错,而且很有道理。



  可惜的是,陆尘的实力远超出他的想象。



  只听得那边叮叮当当的响,两人刀刀交锋,却是谁也制不住谁。



  岳城不禁苦恼,暗中将陆尘骂了一千遍。



  如果不是这个古怪的刀客出现,他们也不会提前暴露,陷入这样被动的局面。



  好在米心怡被软筋香影响,实力有了折扣,自己还能和她打个平手。



  只要让他们继续在战斗中也吸入软筋香,己方胜利,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一边,王宇也被软筋香影响了战力。



  他明明比血刀门青年实力更高,却也和对方打了个平手。



  至于杨智,因为提前受了伤,软筋香效果发挥得更快。



  到现在,他已经算是几乎废掉了。



  因为内气调动滞涩,提不起力气。



  就算上去帮忙,估计也只会被混战的招式击伤,变成累赘。



  所以他不如不动。



  但是这人偏偏冲劲十足,哪怕根本站不稳,还要上去帮手。



  咄!



  突来的一剑刺穿了他的肩膀,整个人踉跄后退,疼的呲牙咧嘴。



  “这家伙。”



  陆尘注意到这边,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人心是好心,但是太蠢了,真不知道他怎么修炼到了托月境。



  战斗经验简直太差,根本看不清局势。



  他能活着都只能说是运气。



  “那位兄弟不要出手,师姐继续对战对方首脑。师兄和我交换对手。”



  陆尘开始出声指挥。



  他说的师姐,就是米心怡。



  口中的师兄则是王宇。



  那位不要出手的兄弟自然就是杨智。



  杨智有些不服气,但身上的疼痛,还是压制了他想要上去作战的**。



  王宇虽然憨厚,却不算太傻,听到陆尘的指挥,立刻道:“这人实力稍强,你能应付吗?”



  陆尘道:“只要你在短时间内杀了这个女人,我就能应付。”



  “好,我全力以赴,你坚持住!”



  王宇招呼着,身形一动,就要往陆尘那边冲去,和陆尘交换对手。



  “拦住他!”



  岳城急声大喝。



  绝不允许两人交换对手,这样等师妹被击杀,他们就完蛋了。



  因为有软筋香存在,他们不求击杀敌手,只需要僵持住,便稳操胜券。



  血刀门青年也明白这一点,他立刻迎上,将王宇拦住。



  这一边,陆尘身形急退,做出想要接应王宇的样子。



  “哼,别想逃!”



  血刀门女子一声娇喝,身形一窜,阻断在陆尘和王宇之间。



  谁知就在这时,陆尘忽然一声嗤笑:“你上当了!”



  “什么?”



  血刀门女子大吃一惊。



  嗖嗖嗖。



  一枚枚飞镖突然袭面而来,血刀门女子连忙出刀挥舞。



  因为猝不及防,慌乱中的刀影和飞镖在她的面前碰撞,阻挡了她的视线。



  而等她将飞镖全部击飞的时候,便见长刀刀尖已经不知何时,戳到了她的胸口。



  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让她整个人呆滞当场,一动也不敢动。



  只要动一下,长刀便会贯穿她的胸膛。



  “都可以住手了,否则这个姑娘就要香消玉殒!”



  陆尘冷冷地声音传出,在整个山洞中回荡。



  一瞬间,当当当的兵器碰撞声全部消失,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



  每个人都露出震惊的眼神,看向了陆尘这边。



  除了一个人还在哼哼唧唧的叫唤。



  这个人自然就是受伤了的杨智。



  他瘫坐在一边,背后插了几个飞镖,痛哼道:“你们打就打,为什么要误伤我。”



  “呃……”



  陆尘注意到他的惨况,不禁哭笑不得,道:“兄弟,这不怪我,是这女人把飞镖打过去的。”



  杨智恶狠狠道:“我知道,所以我要杀了她!



  这些血刀门的狗贼!



  我们好心不赶他们出去,他们不知感激,反而恩将仇报,暗中剥开了软筋香。



  要不是兄台提醒,只怕我们全部都没有活路,任其羞辱。



  兄台,多谢你出手相助,我们三个人全部都欠你一条命!”



  陆尘道:“感谢的话不忙说,师兄师姐先退过来,免得再遭暗算。”



  “是!”



  王宇和米心怡立刻跳了过来。



  不知不觉的,他们以陆尘马首是瞻。



  “你到底想怎么样?”



  岳城面色阴沉,眼神怨毒的盯着陆尘,恨不得将陆尘剥皮削骨。



丹师剑宗 https://www.sanjiang.me/Read/490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