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诡窟现世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社稷图第四百一十八章 诡窟现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兵解上人一退,战天讳那边有度无翼与度十缺两人,无论进退,伊兆扬都不担心,也就紧追兵解上人。暗道正好,若魏东甫重创,如今有萧子申那小子助手,说不定再重创你个老矮子也不一定。

  魏东甫方才受了伤,又是与月盈不断交手时被萧子申道招轰击而来,哪有许多时间反应,忙起剑运招“桀犬吠尧”,神主天剑剑法忙乱中迎向真武剑法,顿时就被萧子申道招击得气息翻腾而退,一点鲜血已自口中溢出,又被创伤。伤势虽不重,但气息已乱,已影响发挥。

  此时,萧子申与月盈已上下两路同击而来,魏东甫哪里敢强迎,忙抬步疾退。但萧子申身法岂是魏东甫能比,转瞬就被萧子申追上,神兵连击下,连中魏东甫两剑,鲜血不住滴下。

  月盈又赶至与萧子申再创魏东甫,眼看魏东甫已岌岌可危,兵解上人终于自侧支援而来,抬掌就按向月盈长剑。

  萧子申知道兵解上人功力深厚,怕月盈吃亏,顿时一剑自魏东甫身前划过,又逼退魏东甫后,旋剑就自月盈剑身旁擦过,一剑击向兵解上人拍来之掌。

  兵解上人自也不想被萧子申一剑穿掌,就掌力一旋,刹那阻住萧子申之剑,就在萧子申神兵嗡颤又进,兵解上人已一指点在萧子申剑尖。萧子申被兵解上人宏大佛劲涌来,顿时仰身后退一步。

  月盈趁了萧子申与兵解上人对招,早一剑划向兵解上人腿脚,就在兵解上人抬脚连点而起,只与月盈过了两三招,背后伊兆扬亦赶到,深厚掌力瞬间拍向兵解上人后背。

  兵解上人旋身运功一接,雄掌接住伊兆扬掌力,月盈与萧子申又同剑上刺兵解上人胸、腹部。兵解上人忙又双脚点剑而起,飘扬佛身功力一分,顿时被伊兆扬一掌击退。

  兵解上人就借势翻腾而退,佛身飘飘,已自三人攻势中挣脱了出来,也自松了一口气。魏东甫伤创之身,亦忙靠向兵解上人,一时又成以二对三,形势稍缓。

  萧子申看向伊兆扬,道:“老家伙,现在如何说?”说着,就假装嘿嘿笑着瞟了月盈一眼。

  就在月盈一嗔瞪向萧子申时,伊兆扬回道:“萧子申,我是非枭境答应你的,决不食言!只是现在是非枭境正值紧要关头,还需寒月使者一助,待危机过了,自任她去寻你!你若再三番五次的提醒下去,我是非枭境可就要做曹孟德了,到时候可别气自己做了关二爷!”

  萧子申自知道下邳之战时,关羽求美的故事,忙道:“行行行,伊大魏王,你是大爷,都听你的!”竟是真把伊兆扬比作了曹操,还唤起魏王来了。

  月盈本想踢了得意的萧子申两脚,但伊兆扬在侧,如此岂不成了打情骂俏,若被疑心还罢,要是日后以自己威胁萧子申就不妙了,就做了气怒样,冷哼一声后,自扭头一侧。

  伊兆扬自知晓月盈在是非枭境的地位,见她生气,自认为月盈是觉得被羞辱了,也不疑有他,只喝了月盈一声,随后三人又杀向兵解上人与魏东甫。

  这一会儿功夫,战天讳已将方才巨石完全震碎,掌气将碎石全扫出秘洞后,里面仍有巨石堵住。战天讳暗骂了一声,就双掌吸住巨石,饱提功力,缓缓往外拖来。

  度十缺大急,又欲上前去阻止战天讳,度无翼忙又拉住了他,随后摇头冷笑。

  战天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将巨石牵引出了秘洞。巨石落崖轰隆后,战天讳纵身入洞,见里面竟还有,就对外面的度无翼喝道:“度圣主,你家到底埋了多少巨石进去?还有完没完?”

  度无翼冷哼道:“典籍记载,应该只有最后一块了!不过还请战少师用力些,据说这最后一块远非之前可比!”

  战天讳也不管度无翼的冷嘲热讽,冷哼一声后,转身又往秘洞里行去。

  取出了两块巨石后,洞口距第三块巨石已有十多丈深。当然,也不是两块巨石就有十多丈长,而是巨石间亦有空隙,否则以度十缺的功力,又怎么可能推动两三块如此巨石。

  战天讳入洞后,度无翼对度十缺暗使了一个眼色,二人就悄悄的靠向了秘洞口。裴仲殊与妙品自也听见了度无翼二人的对话,见只最后一块巨石了,亦往秘洞正下方的壁前行去。

  战天讳见了与之前两块巨石一般无异的巨石,暗呼了一口气,满运功力,抬掌就往巨石按去。

  战天讳掌力一接触巨石,尚未来得及运劲牵引,巨石突然亮起惊天佛光,自洞中耀目而出,照出不知几里远去。随后巨石金光佛轮转动,惊世一击,战天讳反应不及,顿时被佛轮深创,吐血抛撞而出。

  战天讳受创身子刚到洞口,掌风惊起,又是度无翼父子双掌轰击而来。战天讳抬掌一接,伤创之身如何接得住,霎时就被二人掌击回洞内,又吐出血来。

  战天讳吐血蹬蹬后退时,大吼道:“度无翼,你个老匹夫暗算我?”

  度无翼吩咐度十缺守住洞口后,纵身就入了洞内。此时,巨石佛轮缓缓转动下,耀如白昼,不仅洞内各处清晰可见,北宫山山外亦是佛光照出,直向远方天际而去。

  度无翼望了一眼远处的佛轮,讥笑道:“战天讳,老夫刚才不是告诉了你,这最后一块远非之前可比,你为何就不仔细些,偏偏要去与佛轮硬碰!”

  度无翼见了气怒滴血的战天讳,又缓缓往他踏去,续道:“你之前说,不就是三教术法,你自有手段!现在老夫给你展现的机会,就请你个老匹夫亲自动手破吧,你若能尽破三教术法,老夫也佩服你,怕只怕你连法门寺这一关也过不了,更别说接下来的儒道之术了!”

  战天讳抬手擦了擦嘴角血迹,咬牙道:“度无翼,你真不怕二十多年前的旧事宣扬出去?”

  度无翼哈哈大笑道:“若是刚才,我自然怕,但现在受创的战天讳坐困洞中,你只要敢高声宣扬,老夫转眼就撤!裴仲殊与妙品正守在石壁下,你说宣扬开了,今夜谁会先死无葬身之地?”

  社稷图



社稷图 https://www.sanjiang.me/Read/6061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