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综合保裞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重生之国际倒爷第三百二十七章:综合保裞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相比阿拉山口口岸,多斯特克这边,历史要久远一些,1956年,中苏两国的铁路相约接轨时,苏连这边直接修到了多斯特克,而中国这边只修到乌鲁木齐。

  所以多斯特克这边还保留着前苏连时期的火车站大门,一条翻修的公路,火车站大门处是一个狭窄而老旧的月台。

  早已被难民占满。

  哈萨克人本来就是游牧民族,拖家带口的跑过来,带着被子,架车,脸上的表情麻木,就靠互相依偎着取暖。

  也没有人管。

  几个小孩子看到有车过来,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艾瑞克一打方向盘,就想沿着那条老路到新的火车站去。

  “停车。”

  刘曜廷劝道:“走吧,咱们援建的项目在上面,现在哈萨克这边就这国情,到处都这样。”

  这群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来岁,脸上被风吹得通红,有些还干裂了,就那么隔着车窗玻璃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停一下。”

  范阳开门下车,把车上带的一些饼干,水,火腿肠和方便面给他们发了。

  杨梅和杉原京子心肠更软,看着这些孩子被风吹得冰裂的脸孔,杉原京子把自己的围巾都送了出去。

  旁边就是哈萨克的驻军,其中一个高眉深目的厄罗斯大兵,看到杨梅那车物资挺多,舔不要脸的上来比划着手势,索要香烟,向车里一望,跟后面的人打个眼色,几个人围过来看似帮忙,实则将整整一箱方便面给搬走了。

  杨梅也不懂俄语,说你们咋这样呢,做势欲抢,被刘曜廷赶紧过去拉住:“算了,赶紧发了走吧。”

  几个带着安全帽的中国籍工作人员也赶了过来,看见刘曜廷就上来打招呼:“小刘干事过来了,快,快,到咱们上面去。”

  范阳等人都还在分发食物。

  刘曜廷一看,叹了口气,过来帮忙将车上所有的物资分发一空。

  才重新开车,几个工作人员在前面小跑着带路。

  结果回头一看,那些厄罗斯大兵是真不要脸,刚发给难民的食物,直接动手开抢。

  刘曜廷看范阳脸色不对,一把将范阳手腕握住:“同情不来的,现在哈萨克就这国情,别惹事了,到时候就是国际纠纷,咱们这边给他们的援助够多了。”

  “他们吃饭没人管吗?”小卢问道。

  “每天就是稀粥,红薯,土豆,还大部份都是咱们提供,饿不死的,这里是老车站,上面才是咱们的援建项目,到了上面就好多了。”

  所幸这条路并不长,总共也就几百米的样子,很快就看到新修的火车站。

  相比阿拉山口的亚洲最大换装中心,多斯特克这边规模就要小得多了。

  主要的换装都在阿拉山口进行,这边只要保证货物的通过量就可以。

  但内忧外困的哈萨克斯坦,早就没有能力兴建这样大的项目,全都是中国对口援建。

  其实跟后世一样,走到非洲,巴勒斯坦,阿富汗这些地方,要分辨出哪些是中国援建的非常简单,看结构就可以了。

  只要大型的钢网架结构,大部份都是中国援建的。

  此时的多斯特克口岸也是一样,除了几十年历史的老旧站台,新建的火车站全是高达10多米的网架结构,为了表示诚意,新火车站的基础设施比阿拉山口还要好一些,2000多个平米的候车大厅,还专门从阿拉山口牵了给水管道,供应自来水,可容纳上千人的不锈钢座椅。

  这就为难民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条件。

  外面持续的刮着大风,太阳晒在身上也是冷飕飕的,可当范阳等人走进候车大厅时,温度瞬间升高了好几度。

  而这温暖的气息夹杂着各种恶臭味。

  几人的脚步为之一滞。

  这个宽敞的候车大厅,起码容纳了一两千人。

  而这些难民到来的时间明显更早,用被套和棉布搭起了一顶顶的帐篷,有一个角落放着几口大锅,正在分发食物,后面是几条长队。

  看到这一幕,就连刘曜廷也有些蒙了。

  “怎么候车大厅都让人进来了?”

  带着安全帽的工作人员一拉刘曜廷手臂,也是皱着眉头:“这事儿咱们管不了,走吧,哈萨克这边已经在疏散了。”

  前来迎接的几个工作人员分开众人,带领着范阳等人穿过候车大厅,后面就是新修的站台和换装中心,还有货场。

  相比下面遍布的难民,走到上面的景观又是一变,宽敞的站台空空荡荡,随处可见张贴的一级戒备标志,荷枪实弹的人员在上面巡逻,站岗。

  刘曜廷在那里连声说着抱歉,他才短短一两个月没来,却没想到过来这么多难民,说这简直胡闹了。

  可比较讽刺的是,上面俨然是一条商业街的样子,一排排商铺却修建得格外光鲜,一间大型的友谊商店陈列着各种商品,外墙是半开放式的玻璃橱窗,往右边走了一段,看到一块大门,上面写着一排俄语,下面则写着中文的综合保税区,多斯特克国际贸易市场。

  而里面却人声鼎沸。

  范阳恍然明白了。

  怪不得吸引了这么多的难民。

  一般来说边境口岸,为了贸易方便,都会兴建大型的贸易中心,阿拉山口那边也有,但没有历史沉淀,所以只是两栋写字楼,贸易公司都是招商引资过来的,相应的都很有实力。

  而这边也是一样。

  目前的多斯特克口岸,可是哈萨克斯坦的一个对外窗口,国家项目,哈萨克有价值的商品,都能在这里面找到。

  就变成这样的一副状况,下面的难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而上面就像另外一个世界一样,新建的贸易市场,衣着整洁的服务人员,该饿死的人照饿,该做的生意照做。

  范阳也很快收拾好心情,就跟刘曜廷说的一样,管不过来的,其实走到印度和非洲这些地方,这种场景比比皆是,上层人士和下层人士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走吧,进去好好逛一逛。”

  杨梅和杉原京子,本来兴致勃勃过来购买巧克力的,给搞得没心情了,在旁边耷拉着脸。

  而范阳一个生意人的本性还是体现了出来。

  这还算是好的,哈萨克政府并没有驱逐这些难民,要换到厄罗斯的那些地方?

  苏连解体过后,厄罗斯的政界一开始便陷入了改革的狂喜当中,近乎癫狂,一时之间厄莫斯科的大街小巷,街头酒馆,到处都是脱xx舞表演,腐朽,堕落,就跟旧上海有得一拼,有钱人的地方歌舞升平,而外面的寒风禀冽,到处都是乞讨者,流浪汉。

  重生之国际倒爷



重生之国际倒爷 https://www.sanjiang.me/Read/6877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